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10-29

  一纸住房补贴拟发放人员名单,又将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推向风口浪尖。这份名为《深圳市高层次专业人才2010年第三季度(住房补贴)拟发放人员名单》的文件,自10月12日开始在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官方网站上进行公示。在名单中,深圳共计拟向684人发放住房补贴,其中坐拥293亿元财富名列胡润富豪榜亚军的马化腾的名字赫然在目,文件中还出现了金蝶软件董事长徐少春以及其他一批社会精英的名字。

  马化腾年纪轻轻就创办腾讯,使之成为世界级互联网企业,称之为深圳市的“高层次专业人才”当不为过,而深圳市人力资源部门向马化腾等高层次专业人才发放住房补贴以为鼓励,这也体现了当地对人才的重视与优待,为什么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关注与争议呢?这当然与跟马化腾等人的个人财富状况有关。他们身为亿万富翁而被政府发放住房补贴,再联系到近年来的房价暴涨、房奴、经适房漏夜排号等一系列社会现象,就很容易使人想到《圣经》里那段名言:“凡是有的,还要给他,使他富足;但凡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后世将这一现象称为“马太效应”。在经济学上,“马太效应”实质上反映的是贫者愈贫,富者愈富,赢家通吃的收入分配不公的现象,所谓“裒聚穷贱之财,以媚尊贵者之心;下则棰楚流血,取之尽锱铢”,面对社会不公,人们当然很容易愤怒。

  马化腾如果真的贪图政府发放的区区几千元住房补贴,那他成为众矢之的当属“罪有应得”,但我以为,在这件事情中,马化腾很可能受了委屈。众所周知,在中国很多城市,政府为了延揽和留住人才,都有奖励特殊人才的惯例或者制度,马化腾之被发放住房补贴,正是这个制度实施的一个细节,制度在发放补贴时未必留意到马化腾的财富身家,而住房补贴也未必是马化腾自己出于贪念千方百计争取得来,与其质疑马化腾“为富不仁”,不如反思地方政府的人才奖励制度。

  从70代末发端的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实际上也是一部“人才发掘史”,为了争取到优秀人才,各地仿效古人千金买骨的故事,纷纷出台人才奖励制度,这既解决了人才的实际问题,也体现了政府重视人才的决心,犹记得十八年前珠海特区开全国重奖优秀人才先河,以奥迪轿车、住宅和20万元奖金重奖徐庆中等人,这消息如春风般吸引无数人才南下特区……,然而,世易时移,2010年的中国早非1992年可比,30年改革开放,使中国日益与世界接轨,人才的价值被市场全面承认,人才被压抑、压制的情况越来越少,无数人凭借个人才能实现了梦想,获取了社会地位与财富,在今天,如果还继续恪守原来重点以物质奖励吸引人才的制度实在是大有刻舟求剑之嫌。

  先不说住房补贴之类的奖励是否能打动马化腾等人才的心,单论眼下偏重以物质奖励人才的制度就颇值得争议,在改革开放初期,政府以重奖的形式可以收到千金买骨之效,但在市场化的今天,还有没有必要继续拿纳税人的钱“买马骨”?至于现在很多城市通过子女就学、考试加分之类形式向人才或投资献媚的行为,则更是有损于社会公平。

  城市需要人才,城市应该采取措施吸引人才,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城市应该如何吸引人才,则是一个值得长期讨论的话题。在我看来,人才也是人,相对于几千元的“住房补贴”或者更重些的奖励,对诱惑力更大的应该是在一个城市生活、工作的良好切身体验:天空蓝不蓝,交通堵不堵,治安好不好,政府服务贴心不贴心,这些都至关重要。比如,在这起事件中,深圳市有关部门本来想以住房补贴的形式关怀马化腾,但最终一纸公示却使他成为媒体争议焦点,至少从政府服务的角度看,马化腾大概是多半不会认可这种贴心关照的。

2010-10-25

  前几天,网络论坛及微博传出消息,称曾引起轩然大波的“圣元奶粉致儿童性早熟事件”,是奶业巨头蒙牛及其公关公司策划出来,以打击竞争对手。同时另一奶业巨头伊利公司也指控蒙牛对伊利旗下产品QQ星儿童奶、婴儿奶粉,进行有计划的舆论攻击……正当人们对这一重磅消息狐疑之际,新华社记者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证实:网上有关伊利“QQ星儿童奶”遭遇恶意攻击一事,经公安机关侦查,系一起有预谋的商业诽谤案。警方证实,今年7月14日,蒙牛“未来星”品牌经理安勇与北京博思智奇公关顾问有限公司共同商讨炒作打击竞争对手——伊利“QQ星儿童奶”的相关事宜,并制定网络攻击方案,相关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抓获。蒙牛方面则辩称这只是某些员工的个人所为。

  由于案件正在调查之中,外界尚无法对这起官司涉及的乳业巨头谁是谁非骤下定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无论是蒙牛诋毁了伊利,还是伊利设计了蒙牛,这起乳业巨头之间互相构陷的案子总是存在的。这是三聚氰胺之后,中国乳业爆发的又一大丑闻,它影响的不单是某一家企业的利益,而是整个乳业在公众中的形象,受害的是整个中国乳业。

  这桩丑闻,在表面上反映的是乳制品业商业伦理的触底,是行业内一些高级经理人的不职业、业余或者人品不堪,但在实质上牵扯出的是企业之间不正当竞争的大问题,是企业利用互联网进行不正当竞争的新问题。在这件丑闻中,有关涉案单位及人员制定的是“网络攻击方案”,攻击在网上进行,以互联网速度传播。

  早在1993年,中国就制定了《反不正当竞争法》,以鼓励和保护公平竞争,制止不正当竞争行为,但由于时代局限,《反不正当竞争法》并没有预见到一些新问题,企业通过互联网BBS等平台从事不正当竞争行为既属其中一例。在传统情况下,一家企业如果要通过传播手段抹黑竞争对手,难度极大,而且代价也极其高昂,首先媒体审查这一关就很难通过,即便侥幸通过,一旦事发,也很容易追查祸首,但在互联网上,由于网络的开放性及信息的光速传播,企业进行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成本几乎为零,但效果却极大。而主体的虚拟性又使现实社会中的道德成本与法律成本降到非常低的程度,于是乎,在不需要动员大量资源的情况下,所谓“网络攻击方案”开始大行其道。

  正因为“网络攻击”的这些特性,所以在蒙牛案中,一个区区品牌经理即可主导对竞争对手的诋毁攻击行动。如果最后事实证明在全社会引起轩然大波的“圣元奶粉致儿童性早熟事件”也是一起蓄意策划的网络攻击事件,那网络攻击这种不正当竞争方式的“投入产出比”就太高了。值得注意的是,在蒙牛案中,除了蒙牛所称的“个别员工”,还有一家叫北京博思智奇的公关公司参与其中,由此可见,这类事件已经成为某些商业公司经营领域之一部分,它们是在以做业务的形式从事违法勾当,除了蒙牛,它们还有多少类似客户,策划过多少类似案例?

  尽管社会上流传着许多关于企业间利用互联网进行互相诋毁的故事,但真正象蒙牛案这样被破获的例子却少之又少,这是因为在网络环境下从事不正当竞争行为具有高度的隐蔽性,高监督成本和低查处率使现有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备受考验,而且,目前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在内容上只列举了11种不正当竞争行为,缺乏概括性的一般条款,造成该法适用范围过于狭窄,较难适应网络环境中反不正当竞争的需求。

  对于蒙牛案这类网络环境中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或许启用“惩罚性赔偿”是个不错的选择,有学者认为,考虑到网络环境中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低成本、高收益,低查处率和高监督成本,提高法律施加的成本是必须的。“惩罚性赔偿”制度的成功运用,将有力地抑制网络环境中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发生。

亲爱的朋友,您好!欢迎来到您的专属空间。
TechWeb科技博客,目前已成为精致且主流的IT评论大本营。这里实行严格的注册及信息管理制度,删除一切垃圾用户及垃圾信息。我们期待你的加入,与业界同仁一起阅读、写作,交流、分享您的看法及意见。感谢您对TechWeb科技博客的信任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