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这几天,一段时长4分多钟的“虐兔视频”在中国内地互联网上广为流传,并引起网络公愤。在这段视频中,一位妙龄美女以非常残酷地手段将几只兔子当众处死。网民们后来通过“人肉搜索”的手段找到了这名“变态”女子,其姓名、籍贯、毕业院校,甚至家庭地址均被曝光在网络上。

但其后的报道显示,这名女子并非一名心理变态者,参与录制那段视频只是她工作内容的一部分而已。这名被称为“黄絮”的女子说,她当初应聘视频制作工作的性质是“用脚拌沙拉”,然后发展到踩踏动物。第一次“用脚拌沙拉”她得了100元,踩其它动物,每次收入200至300元。而这次踩兔子她得了400元。她并且透露,在中国存在着一个成批量制作和销售残忍虐待小动物视频的利益集团。而在世界范围内,存在着一个制造和销售虐待动物视频的利益链条。

世上果然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在这次虐兔事件中,所谓“市场需求”充当了那只无形的罪恶之手,而在整个制造和销售虐待动物视频的利益链条中,内地不良商人恰恰担当了中国工厂经常在世界经济中承担的一类角色:也就是需求和销售两头在外,中国“黄絮”们只负责代工制造的模式。而且,跟一些跨国公司乐于在中国开办“血汗工厂”的原因类似,境外虽然有庞大的消费群体,但动物保护法律体系却相当完善,虐待哺乳动物很容易触犯法律,而中国的相关法律却比较宽松,于是不良商人们就获得了大量拍摄虐待动物视频的境外订单。

如果虐兔事件仅止于此,倒还好理解,但相关报道又指出,并不是所有的变态需求都来自境外网站,据说,国内的一些网站为求点击率也时不时会购买一些这样的视频在网上供批判。这就产生一种非常吊诡的很后现代的需求逻辑,广大网民对虐待动物事件义愤填膺,因此彼此传播加以谴责,这种传播制造了点击率和访问量,网站为了点击率而专门去购买这类视频,于是“黄絮”们开工生产……最后的结果是,每个参与谴责与传播的看客都成了杀死无辜兔子的元凶之一。

这件事再次证明,在互联网上,网民的愤怒和正义、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等物一样,都是可以销售的;知名视频网站销售愤怒情绪跟私密网站销售变态情结后果也一样,都是导致一只兔子被杀。

据说,在国外,这些以虐待动物为内容的网站也并不是以光明正大的方式生存,它们大多属于私密或者地下性质,能公开传播的多是一些踩水果或昆虫的视频,一旦涉及哺乳动物,就很可能会被举报,吃官司。但在中国,以谴责和愤怒的名义,虐杀兔子的视频却可以公然在所有网站上传播,并且被网站编辑推荐,甚至还能在电视新闻中播放。

这当然不单单是中国互联网和网民的问题,而是多数中国人在对待动物方面都有一种模棱两可的文化态度。外国人常常推崇中国“天人合一”的文化传统,认为这有助于达成人与自然之间的相互和谐。但对自然的过分崇拜,却使很多人热衷于野味珍馐、天然药材之类,这种文化习惯是导致漠视动物权利的原因之一,后果就是中国人什么都吃,而且方式残酷,什么活剖,活蒸,活体取熊胆之类的例子比比皆是。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中国生存环境相对较严苛,致使人类与动物生存空间产生碰撞,结果当然是以“人权”为主,在所有关于保护动物的争议中,肯定会听到同一种意见:人的生活都保证不了,还管什么动物?事实上,如果中国对动物保护的立法稍微严格一点,立刻就会触犯很大一块既有利益,从餐饮到中药到动物园马戏团,这都意味着无数人的工作机会和饭碗。

从现实角度看,中国离进行更严格的动物保护立法还有一段距离,但这并不意味着在动物保护方面不能做得更多。至少,以中国对互联网的强大管理能力来说,在互联网上禁止那些不管以什么理由传播的虐杀动物视频是能够做到的。对动物的保护,虽然以动物为主体,但体现的却是人性,真正受益的也是人类。对其他物种和生命的善意就意味着人类对自身普遍价值观及道德底线的尊重,比如,仁慈、善良、恻隐之心等,昆德拉就说:“对于人性,道德上的真正考验,根本性考验,在于如何对待那些需要他怜悯的动物。”

如果暂时在民间还不能以法令规范群众如何处理动物,那么,至少在官方应该为公众做出一定的表率,但现实中,我们却经常能够看到相反的例子,比如,最近在微博上被广泛议论的一件事:北京警界有一条赫赫有名的功勋犬叫菲生,曾参加过40多起案件侦破,破案34起,多次立功,在一次训练过程中,由于发弹枪离菲生的耳朵太近,功勋犬受了刺激,不得不退役。而警察博物馆的布展人员恰好考虑到博物馆应有一项内容,即表现警犬在公安破案中的功绩,于是找到警犬大队,希望提供一条活犬制作标本,最后选择了功勋犬……于是,这条活的警犬就被制成标本,放置在警察博物馆。我核实了一下,这不是谣言,也不是假新闻,而是见诸于权威媒体的正式报道内容。

类似于上面提到的这些事例,它伤及的已经不仅仅是公众的恻隐之心,而很可能是中国的国家形象,可以想到,如果外国人听到这些事情会怎么说:瞧,这就是中国人。中国耗费巨资举办奥运会,亚运会,最大目的就是提升国家形象,从经济角度说,国家形象也直接影响商品到价值附加值的正负和大小,如果费心赚来的奥运红利、亚运红利,却被一只兔子的死亡抵消不少,这亏岂不是吃大了?

(注:本文原发于英国《金融时报》FT中文网,转载请与作者或网站联系,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作者联系方式:gooooo@gmail.com)


上一篇: “带号转网”有何难?
下一篇:“水军”中国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