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背景:被誉为“中国达沃斯”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这个周末在冰天雪地的东北边陲小镇亚布力召开了第十六届年会,是为中国商业大佬们猴年的第一次聚会。与中国其他各种论坛相比,亚布力论坛是一个比较独特的存在,因为他的参与者不仅是行业翘楚和企业领袖,而且覆盖面非常广,把改革开放以来各个阶段驰骋商界的风云人物都紧密联系起来,另外,给我印象深刻的是亚布力论坛民间色彩更重,企业家说话比较自由、大胆,敢更多的讲真话,敢碰撞,亚布力论坛到今今年十六年中,主题与讨论焦点几乎完整地覆盖了所有中国企业发展已经遇到和将要遇到的重大问题和挑战,串起来看就是一部中国当代经济史。

2016年新年伊始,中国股市重挫,世界其他地方也不好,油价暴跌。中国经济增长持续放缓,6.9%,这个1990年以来GDP最低的增长率,依然引来了世界各方的质疑。这些信号都表明,不仅中国,全球经济都在步入寒冬。那么,怎么重新找回“信心与动力”?这是周末开幕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六届年会”的大会主题。

对这一难题,京东集团CEO刘强东在大会上给出了自己的解决办法:政府把经济搞活就做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严厉打击逃税漏税,大幅度降低增值税税率。

企业家不只关心自己怎么赚钱怎么运营而去国计民生大事,这是近年来逐渐兴起的一个趋势,体现出企业家群体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地位的提高,也体现了企业家群体境界与追求的提高,尤其是互联网企业家群体,以前一聚会就讨论商业模式,国计民生都是非主流话题,而现在,单是刘强东类似的建言就已经不止一次,甚至今年京东年会的主题都是“新经济、新秩序”,这些“家国情怀”,即显现出中国互联网企业已经告别“非主流”时代成为经济主流,也显示出一些大的互联网企业已经把企业的发展与国家前途更密切的联系在一起。

事实上,在这次亚布力年会上,出现了大量建言国计民生的企业家发言,比如,杨元庆在开幕致辞中就炮轰“改革牛”、“创新牛”,认为“政府不能手太长,去制造什么‘改革牛’、‘创新牛’,去制造泡沫,那不是有点作为,而是有点作了。”

中国人税负过高在全球是有名的,减税也一直是企业界的集体诉求,大概没有一个企业家希望政府收税越多越好,但刘强东所提的减税却并不是直接呼吁政府减低企业家的税负,而是从消费者角度提出–他结合了最近的一大新闻热点:2015年中国人在境外有1.2万亿的消费,全世界46%的奢侈品都被中国人买了!这很令人震惊,但刘强东认为数字还不够真实,“根据我们的估算,还有很多是政府统计不到的,如果真实的数字,我们认为至少不会低于2万亿,其中有一半以上都是在国外买东西的。中国有30万亿的消费,2万亿不算什么,但是不要忘了,这2万亿消费都是在消费市场高附加值、高利润的产品。我可以告诉大家,这2万亿消费相当于国内10万亿消费产生的利润,这些都被外国企业拿走了。”。

10万亿消费产生的利润都被外国企业拿走了,难怪中国一直是消费内需不振。那么为什么中国消费者在国内扣扣索索而对境外消费却趋之若鹜呢?刘强东认为是增值税太高,导致商品定价过高,限制了消费,如果能够过高的增值税降下来,消费自然就留在了国内。

为什么中国人热衷于在境外疯狂消费?这是一个复杂的话题,除了价格之外,还有品牌、品质的问题,但刘强东所呼吁的降税确实是抓住了核心。而且刘强东的讲法相当策略,他并没有直接说给企业减负,因为中国的现状是政府收入占GDP比重一直偏高,去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高达175768亿元,纯粹的减税很难被政府接受,因为这意味着财政赤字的增加,但刘强东的意思是通过减税把消费留在国内,把整个内需的盘子做大,虽然税减了,但政府的收入不减。所以,作为补充,刘强东进而建议“严厉打击逃税漏税”,建议像美国一样对偷税漏税进行重惩,通过减少税收流失的办法,把因为增值税减少的收入在弥补一块,换句话说,刘强东是在给政府提“可行性建议”。

值得一提的是,刘强东讲“增值税减税”和“严厉打击逃税漏税”,有一个潜在背景,即刘强东一直对京东的纳税额颇为满意,并把不能容忍企业逃税作为内部社会责任教育的重点,刘强东曾说,如果逃税就不会存在亏钱的情况。但是“创业的根本目的是要在法律的范围内发展一家公司,不能容忍贪污和逃税,哪怕用三个人的力量去找出一个贪污腐败的。”

刘强东所说京东不逃税的证据之一是京东式自营电商都要主动给顾客开发票,每一件自营商品,顾客都会收到一张发票(现在一些新品类增加了开电子发票的功能),也就是说京东商城自己卖出的商品都要缴税,主要是增值税。由于京东一直在高速扩张业务,处于亏损中,其所缴纳税额中并没有企业所得税,而一旦盈利,企业所得税的税额更高,但企业所得税与消费者没有直接关系,对刺激内需而言不如增值税减税效果明显。

增值税减税不止对消费者有利,对企业也是一种减负,因为增值税是由企业申报缴纳,不管税负最终谁负担,首先要企业用现金缴纳,税收占用企业现金流,给企业增加了财务费用。而且对那些消费弹性比较大的商品来说,增值税税负还是由企业承担,比如一般国内品牌的服装鞋袜等,本来竞争就激烈,生产企业很难通过涨价的形式转嫁给消费者,相反,那些国外厂商生产的知名品牌的奶粉、电饭锅、马桶盖、奢侈品,由于消费弹性比较小,消费者趋之若鹜,过高的税收反而被转嫁到消费者头上。

马云也到场演讲,他提出中国必须成为全世界最大的买方市场,中国是落后产能过剩,高科技产能不够,消费和内需需要重新定义。

事实上,伴随2015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至6.9%,“中国经济硬着陆”“做空中国”的唱衰论卷土重来。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形势下,如何改善营商环境,提振企业家对未来的信心和投资积极性。降低税费本来就是政策工具箱里的一个重要选项,而且已经开始实施,春节前夕,****总理主持召开座谈会,研究全面推开营改增、加快财税体制改革、进一步显著减轻企业税负。“营改增”全面完成后,实现的减税规模将达9000亿元左右。

“营改增”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未来对增值税税率进行优化,包括打通增值税抵扣链条,消除重复征税以及调低税率,目前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增值税税率为14% 左右,中国17%的基本税率偏高。从这方面看,刘强东的建议倒是所言非虚。

中国税率一直偏高,一大原因就是中国的征税管理比较落后,税基严重偏低,偷逃避税行为和不合理税收优惠政策等对税基的侵蚀问题严重,导致只能由现有被征税企业承担税负,平均下来就税负偏高,刘强东所说“严厉打击逃税漏税”目的就是把税负平均到更多应纳税企业身上,从而减低现有企业税务。


上一篇: 透析网络红包下一站到底在哪?
下一篇:“上海女孩逃离江西农村”,网帖证实和证伪里的荒诞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