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12月22日,冬至,一天之内,两个著名的媒体主播的离开尘埃落定。

一位是央视体育频道著名解说段暄,在昨天宣布正式加入王思聪创立的香蕉体育,出任CEO,负责香蕉体育的运营和管理。随后,段暄微博留言:“开工,干活。欢迎热爱体育,有梦想的小伙伴加入。”

11月份即有报道称段暄已向央视提出离职申请,领导正在挽留中,而加入王公子麾下的公告,算是正式为段暄的央视生涯划上了句号。

另一位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著名情感节目主持人青音,她也在冬至日宣布向央广提交了辞职报告,在青音的微信公众号上,她写道:“清晨,我对着镜子拔掉了一根刚长出的白发,化了淡妆、戴上珍珠耳钉、穿上了我最爱的大红色…我去辞职。递交辞职报告,跟领导简短寒暄,我走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大楼,眼前蒙上了一层泪雾…就让时间定格在这里吧——我的广播,我的十六年”。

青音是全国广播界粉丝最多的主持人,是大陆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在主持人和心理咨询师两个专业领域跨界深耕的媒体人,离职前她主持着中国最有名的夜间节目,全国无数青年男女不在央广听完青音道一声晚安就无法入睡。

与段暄投奔王公子不同,青音是去创业了。她的公司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大的情感互助社交平台”,辅助的运营策略则是“青音魔法学院”和“主播自媒体孵化联盟”,据悉,“青音魔法学院”集结了国内最顶级的心理专家和各类兴趣达人作为“魔法导师”,而“主播自媒体孵化联盟”则汇集起了国内近八百位主播:张楠、杨昶、汪冰、简安、册册、穆凯、伊伟等知名媒体人都加盟其中。内参君是青音多年的好友,也想不到她一个弱弱的女主播,能去做那么大一件事业。

知名主播离职,总会引起一片对该行业的喧哗与讨论,在它的背后是一个声势浩大的主播离职潮–或者说传统媒体人离职潮。张泉灵已经走了、郎永淳走了、李小萌走了、赵普走了、柴静走了、刘建宏走了、李咏走了……在他们之后,想必也会有更多的人离开。

其实敬一丹也走了,不过她是退休,并非潮流之内,看着那么多一起离开的“同路人”,敬一丹惊讶又大惑不解,她万万没想到半年时间内,主播圈里会走了那么多人,“我退休的时候,他们还跑来和我送别,没想到几个月后,他们也和央视告别。”

事实上,除了像敬一丹赵忠祥这类这一辈主播正常退休离职之外,知名主播离开中央媒体的情况在几年前就出现了,但当时的情况又与今天的主播离职潮有非常大的不同。

可以把主播离职分为三种情况。

一种是功成身退,颐养天年,比如敬一丹。

一种是播而优则仕,播而优则教,比如王志,去了丽江当副市长,李咏去了传媒大学当教授,这是另一种功成身退。

(请主动忽略犯错误的毕姥爷,他自成一派。)

还有一种,则是去跳槽,去创业。段暄和青音以及近期离职的大多数主播都是这一种情况,他们的离职不是功成身退,而是充满不舍、煎熬、纠结、挣扎,有一幕幕丰富的内心戏。

看青音的辞职信里所说:从今天起,我的口头禅里再也没有了“台里”、“节目”等这些词汇,我再也没机会去摸摸那些熟悉的推子、去擦擦那熟悉的话筒、去看着那些红红绿绿的音频线在眼前起起伏伏跳来跳去…看得出她是万分的不舍,但终究还是割舍了,离开了。

中央媒体,这普通中国人至今仍旧十分羡慕的平台,在不少人眼中,能进入央媒尤其是央视,可谓是人生大幸,无论是经济还是知名度,都能让人眼红,但现在,为什么主播们纷纷离职呢?曾经的无冕之王在丧失魅力吗?

主播们为什么纷纷离开?或许可以从青音的辞职信里找到部分答案。

一是累。主播们表面上风光,在但风光背后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比如青音非常热爱广播,甚至爱到地球末日都“会守在广播节目里陪伴大家,这是我认为最有意义的末日仪式…”,但节目却因为台里安排被挪到午夜零点到两点,顾虑到身体健康,她只能把节目压缩到每周一天。

在媒体界,这样的熬夜、早起是家常便饭。

二是忽然发现了新世界。这也是段暄和青音辞职的共同理由,段暄去了王思聪的体育公司当CEO,虽然远离了名利场,会损失很多人气,但却掌握了大量的财富和资源,并有望在未来获得超额回报。

青音则是看到了自媒体这个新世界……她写道:我发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那个世界里没有媒体优越感,大家想的都是怎么吸引受众、怎么抓住用户,怎么以用户感受为出发点呈现内容,在新媒体的世界里,没有高高在上,没有自以为是,只有孜孜以求,互联网真的把世界变平了!2014年,我开通了自己的公众微信“青音”,我发现做好自媒体真的不容易,因为在自媒体的世界里,受众喜欢你,你才是谁,受众不喜欢你,你谁也不是!以前在传统媒体中累积的所谓知名度只能拿来哄自己开心,你得够勤奋,还得够有料,还得够有趣!

青音写得很感性,有些理性的东西被隐藏在文字后面。

青音所看到的新世界–自媒体的出现与兴盛是个影响传媒发展史的大事件,它对一部分人,比如青音、段暄这类来说,是美丽新世界,因为自媒体同时意味着主播们选择的自由,他们不必再把自己捆绑在固定在平台上,而是可以完全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获得成功。

但对另外一部分只能依赖于平台,而没有突出的个人能力的主播们来说,则是恐怖新世界,在央视这样的大平台上,花瓶也能成为花旦,但新媒体的袭来,使金饭碗不再牢固。

简单讲,自媒体和旧媒体,或者说手机与电视之间,正在展开一场争夺用户时间的残酷战争,无论多么牛掰的媒体,落实到每个用户个体身上,其实就是时间,时间的总量是有限的,我的十分钟看了央视就没法看湘视,看了青音,就没法看政商内参。

在以前,是央视、央广这样的传统巨无霸媒体垄断了用户的时间,但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却正在改变这一局面,它以技术的手段,破除了垄断,各种新的平台纷纷崛起,主播们也有了更多选择的自由。

在以往,他们离开央视央广,就变为普通人,所谓“离开平台你什么也不是”,但现在,你自己就是平台,一个人都能发声发亮。

还有什么不敢离开的呢?

附青音的辞职信(节选):

今日冬至,雾霾。

清晨,我对着镜子拔掉了一根刚长出的白发,化了淡妆、戴上珍珠耳钉、穿上了我最爱的大红色……我去辞职。

递交辞职报告,跟领导简短寒暄,我走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大楼,眼前蒙上了一层泪雾……就让时间定格在这里吧——我的广播,我的十六年。

一个女人的十六年……有些女人用来养大了令自己志得意满的孩子,有些女人用来筑起了婚姻的温柔城池,有些女人用来拼下了事业的疆土。我的十六年,全都用来陪伴了中国广播和广播那一端的听众,夜复一夜。

和之前那些离开体制,离开传统媒体的同行不同,我内心里既没有愤懑怨怼,也不为自己叫屈,青音真的没什么好抱怨。十六年前,我还是个刚毕业的学生,中央台把我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主播培养成“金话筒”,把个性憨直的小姑娘培养成全国广播界粉丝最多的主持人。我也籍由节目的感染,成为了大陆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在主持人和心理咨询师两个专业领域跨界深耕的媒体人。“青音”成了中央台四亿听众和粉丝心里闪闪发光的声音符号

——这与青音平凡普通的生命而言,何其幸运!

我深爱着广播、热爱着话筒,这种情感不是常人容易理解的。煽情点说——这种情感如同秋蝉紧紧依偎着它的梧桐,如同河流深深眷恋着它的山峦。每当我坐在话筒前,大耳机里音乐响起,我整个人犹如在竹林间端坐,仿佛有阵阵清新和清香拂过耳畔。记得在2012年号称世界末日的那天,我制作了广播专题“假如生命真的只剩下一天,你拿来做什么呢?”当时我脱口而出的答案是“我会守在广播节目里陪伴大家,这是我认为最有意义的末日仪式……”

可是今天,我选择离开它,而且是主动离开。

互联网汹涌着来了,对于传统媒体,它是那么充满魅力又猝不及防。三年前,我的节目被挪到了午夜零点到两点,顾虑到身体健康,我再也不可能坚持每天为大家主持夜间广播了。于是,我把节目的量压缩到了每周一天,然后主动申请调入中国之声的新媒体部。

那时候我们的官方微博“中国之声”只有两万粉丝,编辑就我一个。新媒体编辑业务太新,没有人能指导我。于是我每天自己琢磨微博要怎么发,图片要怎么配,140个字要怎么写。我也常常会在重大突发事件的新闻报道中把自己当成一个新闻小兵,整夜整夜趴在电脑前发布最新消息……

在我跟新媒体和新媒体人的接触交流中,我发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那个世界里没有媒体优越感,大家想的都是怎么吸引受众、怎么抓住用户,怎么以用户感受为出发点呈现内容。在新媒体的世界里,没有高高在上,没有自以为是,只有孜孜以求,互联网真的把世界变平了!

2014年,我开通了自己的公众微信“青音”。我发现做好自媒体真的不容易,因为在自媒体的世界里,受众喜欢你,你才是谁,受众不喜欢你,你谁也不是!以前在传统媒体中累积的所谓知名度只能拿来哄自己开心,你得够勤奋,还得够有料,还得够有趣!

由于我坚持每天发布“晚安心灵语音”,坚持自己原创、而且坚持自己录制出来。我的公众微信很快累积起了几十万粉丝;在爱奇艺播出的我的心理脱口秀《听青音》各项数据仅次于高晓松;我的粉丝微社区连续15周排在名人榜第一位,韩寒、陆琪、张德芬的粉丝社区都落在了我的后面……

在新媒体的世界里,我发现“青音”的价值原来还可以被重新定义,于是,我打算抖落纤尘,再出发一次!

我对一切新的事物有着强烈的兴趣,我不怕改变、不怕重新适应,重新学、我不怕输、不怕麻烦、更不怕将自己的一切推倒重来……亲爱的广播,我怕我们彼此慵懒倦怠、彼此消磨、彼此不成长不进步,所以,我在人到中年的年纪里,选择离开你——我为自己这仅有一次的生命和自己挚爱的职业生涯负责!

从今天起,我的口头禅里再也没有了“台里”“节目”等这些词汇,我再也没机会去摸摸那些熟悉的推子、去擦擦那熟悉的话筒、去看着那些红红绿绿的音频线在眼前起起伏伏跳来跳去……

2016年,我将会带着我的“音符”们继续学习爱,我会努力探索更多的玩法:我会做一个“青音魔法学院”,邀请更多的“魔法导师”跟我一起陪伴大家“学习爱”!我会努力带着我的七百多位“U anchors主播自媒体孵化联盟”的主播同行们制作出更多更好的内容!当然,我也会为团队如何活下去担起责任来!没错,“青音”会努力赚钱,但我深信“青音”依然充满着“人”的味道!

谢谢你广播,谢谢你中央台,再见!

嗨,你好,我是青音,你是哪一位呢?


上一篇: 为什么是中国公司登顶全球金融科技创新百强
下一篇:桃子熟了,电商巨头扩张盯准超市业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